湖畔木娄树林边

楼诚再站一百年。大部分文章转载。偶有脑洞,内含刀片。

明诚日记

胡闹至极

谈卷客:

某年某月某日。
今天大哥又想脱我衣服了。
自从上次我受伤之后,大哥似乎总是想亲自来解开我的衣扣。
大哥擅长找理由:你哪里我没见过?
您都见过了您还看什么看。
我只是腹诽而已。
这个理由失败后,大哥今天又找到了理由。
他抽了我一鞭子。
大哥是心疼我的,我看得到他的心疼。
大哥说,来,脱了衣服我给你上药。然后,我就被他按在了椅子上。
我看着他的眼睛,而他看着我的身体。每一寸肌肤暴露在他目光之下时,都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。
大哥问我,冷吗?
我摇头。
我以为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,大哥只是安静地给我上药而已。他指尖的温度通过摩擦一点点渗入我,他的目光温和,而……
我看不出来。也许这是种试探?
大哥一松手我就抱着衣服跑了。
大哥在想什么呢?
不想了,去帮他熨衣服吧。

评论(1)

热度(42)

  1. 湖畔木娄树林边谈卷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胡闹至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