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畔木娄树林边

楼诚再站一百年。大部分文章转载。偶有脑洞,内含刀片。

【楼诚101】【凌李】熏风南至(1)

CP:凌李

字数:2100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10票

海岛爱情故事。

 

 

   1936年,凌远提着箱子登船越过一片海,又在雨中翻过一座山,途径弯弯绕绕,狭狭窄窄的巷子,终于到了位于公平路13号的公立海岛医院驻地。四层高的洋楼,顶层是医院为他专门安排的住所。房间很大,三面有窗,连着走廊和一个阳台,再高一点差不多就能看到海了。凌远这样认为。

 

   海岛上很安静,能听到雨声,看不到什么人,偶尔听到不知什么地方传来的钢琴声。凌远沉浸在这样的安静里,这和陆地上的生活太不一样了,节奏一下子慢下来,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过这样悠闲的生活了。他将在这间医院工作一年,一年之后返回上海。凌远整理了一下私人物品,换上睡衣,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像是来工作的,度假也不过如此。他站到窗边,推开窗,正对着隔壁一座红色小楼的侧面。这座岛屿小极了,建筑排列的密集却不拥挤,一路走过来,每一栋楼,每一个院子,每一处风景,都好看。

 

    就像隔壁的那栋红房子,海岛上的洋房,不大,但是精致,三层高,凌远不懂那个建筑风格,但他觉得好看极了,在雨中朦朦胧胧的,像是在梦里。凌远很喜欢那栋房子,说不好是因为什么,可能只是因为在雨中看上去很漂亮,后来他又认为,喜欢那房子,大约是因为喜欢里面的人吧。只是在这时候,他们还没有重逢罢了。

 

    凌远第一次见到李熏然,是在医院的病房里。少年站在医院的走廊里,十八、九岁的样子,听人说是刚刚离世的李老先生的孙子。李家只有祖孙两个人在家,还有一个佣人日常照顾二人起居生活,李熏然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,父亲早年是岛上的警员,后来参军成了军官,去了内陆。少年眼睛红了一圈,像凌远见过的所有病人家属那样悲伤。凌远和他说节哀,少年摇头说爷爷走了,是喜丧,喜丧不需要节哀。然后凌远又问他,不难过,为什么眼圈都红了?少年不说话,过了一会儿,少年抬头看他。

 

    你是这里的医生吗?我叫李熏然。

 

    我叫凌远。

   

    凌远看着李熏然,本来想和他说说生死那回事,过了好一会儿到底没说出口。他觉得这孩子比他想象中坚强懂事,不需要他开解什么,至于他自己,除了用一个医生的方式解释生死,也找不到更好的一种方式让李熏然心里舒服一些。凌远从心底觉得自己不善言辞,甚至无法劝慰一个伤心难过的小孩儿。

 

 

  海岛上的雨说下就下,李熏然没有带伞,凌远就索性撑伞送他回去。从医院的门口走到他家的门口也不过五十步的距离,比凌远想象的还近一些,一般这样的故事都是从撑伞开始的。凌远撑着伞,李熏然由着他撑伞,安安静静的走回去,把李家的小公子交到佣人手里,又站在门口看他进屋,看不到了凌远才转身回去。

 

    凌远回到自己的住处,拉开窗户,一层,两层,他看到对面有人也在开窗。他安安静静的等着,那人仰头看他,是李熏然。这么近,也许还可以更近一点。凌远遇见李熏然,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,像是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遇见他,来到这里是命中注定的事情,让他沉迷在李熏然的一双好看的眼睛里,他想看他,一开窗就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而李熏然,推开窗看到凌远,他像是收获宝藏一样,收下这份礼物,心安理得的接受凌远给予的一切,初次见面,仿若重逢。他也安安静静的看凌远,然后对他笑。

 

    大约上辈子就是这样的,他见到凌远,让他安心。也就不觉得孤独了。

 

    李熏然在读中学,假期住在家里,他的房间在顶层,推开窗就能看到凌医生住的地方。初次见面之后他便迫切的想再见他。家里的佣人甚至觉得,小少爷比之前开心多了。李熏然意识到自己喜欢凌远,他自己都有些意外,他们甚至没好好聊过天,甚至他仅仅知道他的职业和名字。李熏然曾经以为自己不相信命中注定。

 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凌远也喜欢他。

 

    所以至少他现在相信命中注定这回事了。

 

    海岛上的工作很清闲,大部分时间都可以由凌远自行支配。所以在他和李熏然相识的第三天,他便登门造访李家的公馆,说明来意,他想请李熏然做向导带他在岛上转一转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切都水到渠成,李熏然自然也乐于做凌远的专职导游。凌远认为,约会就该是这样子的。两个人像前世有缘一样在最美好的光影里发现对方的美好。

 

   凌远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,李熏然坐在沙滩上远眺夕阳,凌远侧头看他,他眼看着李熏然脸红了。他觉得有趣,好像发现了这孩子的一些小秘密。凌远不说话,转过头来和他一起望着海平线。

 

   “我觉得我好像见过你。”

 

   凌远听见李熏然这样说。凌远也有这样的感觉,反科学的感觉。

 

   “我相信前世今生那些事的。”

 

   他又听见李熏然这样说。

 

   凌远好一会儿没说话,站起身,李熏然有些紧张仰面看他。凌远伸手拉他起来,顺势拉进怀里虚抱着。他感觉李熏然把下巴放在他肩上,像只小动物。温暖的像个小太阳。

 

 

 

 “前世我们是什么关系?”凌远问他。

 

   轮到李熏然不说话了。

 

   太阳渐渐落下去,借着一点余晖,凌远牵着李熏然的手往回走,在住处分别,没有再说其他的话。但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。凌远回到自己的住处,打开日记,他想写一写这两天发生的事,可落笔却发现越是美好的感觉越是没办法用文圝字写出来。

 

 

   窗户开着,外面又下了雨,凌远看到隔壁红房子亮起灯,灯光从窗子溢出来,很温暖,像那个孩子一样温暖。

 

 

    这将是凌远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,而美好的时光才刚刚(为啥敏感词???)开始。


 

 

 

 

   

   

【楼诚】离退休老干部的晚年日常(5)

【楼诚】离退休老干部的晚年日常(5)


本故事纯属瞎编,如有雷同,切勿当真。
本文年更,感谢阅读。

我和你们说,一切只点红心不写评论的行为都是耍流氓。





“相比红烧肉,明楼更喜欢阿诚开心。”

——《上一章的评论》




明楼是个可爱的老头,明诚这样认为。但明楼自己不这么认为。



明楼说,你用可爱这个形容词就是不对。隔壁老李的孙子是怎么说我的?是帅气。说完还要嘟囔两句,还是年轻人会讲话呀。



明诚当然不理他,过了不到一分钟,又听到明楼说。我们家阿诚也是年轻的。



明诚挑挑眉。锅里的红烧肉热热腾腾。



这个梗几辈子都过不去了。



明楼有多爱吃红烧肉,明诚怎么用红烧肉威胁他家的哥哥,风去雨来的那么多年,两个人白发苍苍,牙齿也换了假牙,即便明先生说要和草头圈子红烧肉共存亡。任谁都知道,草头圈子红烧肉再好吃,也不如明先生的阿诚先生重hao要chi。



他看着阿诚开心罢了。



明楼喜欢极了和阿诚的这些互动,年轻人说这叫做梗,明楼说,这叫做爱情。


阿诚说,吃饭。



明楼退休后的日常就是抱只猫靠在沙发里,一人一姿势有一定的相似度,视线跟着阿诚,从房间这边,到房间那边。时不时还要指点几下江山。



“阿诚,来陪我坐一会吧。”

“那你来铲屎?”



这一天老明先生打了猫,然后抬着猫的两只前爪训话:

“这么大猫了,你就不能像个人一样,自己铲屎?”




阿诚端了个果盘过来放在茶几上。

“人不用铲屎。”



明楼把猫爪放下了。猫光速逃窜。



在明家明楼还是说了算的。亘古不变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^・ェ・^)

【楼诚101】【凌李】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作死呢


CP:凌李
字数:2100


活着不好吗?

为什么要作死呢?


凌远和李熏然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得到过他的消息。去美国进修,一半是学习,一半是分散注意力。胃病一半生理,一半心理,却始终是治不好了。

回国后凌远恋爱过,最后都是他提出分手,尝试几次之后再被人介绍对象,他就只微笑拒绝了。这一场病比胃病持续时间更长,时而反复,无药可医,凌远心想。

再一次见到李熏然,他已经不叫李熏然了。变化之大就连他也差一点认不出这个人就是那个警校刚毕业,当年一口一口叫自己凌远哥的小警察。病床上的人仍旧没有脱力危险,他突然庆幸自己有足够的理由在这里看护他。监护仪器发出“滴滴”的声音,凌远带着口罩站在床边,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,目光落在病人的睫毛上,那个地方他吻过,在现实里和梦里都吻过。

这个人是李熏然,他在那个漫长的手术结束之后他才知道。

陈局交代他亲自手术,亲自看护,务必将人抢救回来。他并没有多问,因为他心里有一个猜测,像是这样的情况,越少的人看到他的样子,对他越好。一场手术下来,进行了八个小时,凌远站了八个小时,抢回了一条人命。认出这个人后,他知道,不是一条命,是两条命。如此凶险,命悬一线。

凌远坐在床边,背对着监护室的护士,将手覆盖在李熏然的手指上。心跳的声音混杂这那些“滴滴”声刺激着他的泪腺,他皱眉,胃部也开始隐隐发痛,一半心理,一半生理。

他就在那里等着,直到度过危险期。走出病房靠墙站着,突然想抽根烟,却想起自己没有抽烟的习惯。手机发出振动,凌远看看屏幕,陈局长的电话。

脱离危险之后立即转院,凌远不支持,却没有什么反对的资格。转身隔着门上的窗子看向那个仍未转醒的人,然后叫来护士,低声安排完转院事宜,又看着他被送走。

凌远扶着墙壁在一旁坐下,胃疼如刀绞。

后来他听说李熏然又离开了这座城市。

再后来,当李熏然再次回到第一医院的时候,凌远已经调任了,这座医院里再也没有熟悉的人,连食堂的红烧肉都不是原来的味道了。

这一年,老李局长去世,小李警官从李副队变成了李副局长,警界才俊,年轻有为,屡破大案,能力非凡。李副局长不吃小龙虾了,偶尔也会胃疼,胃疼的时候没人催他,他也会想去医院。他总觉着,胃疼嘛,就该去医院的。

时间从来不会抹除回忆,反而会让记忆变得更清晰。像做梦一样。李熏然心里想。

因为他正这样想着就看到眼前多了个高高瘦瘦,穿白大衣,对他笑的身影。是他记忆里的样子,可当他走近了,人就不见了。继凌远找不到李熏然之后,李熏然也找不到凌远了。像是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一样,从世界上蒸发了,不在第一医院的专家栏上,也没人记得这个人。

可是李熏然知道这世上是有凌远的,他们相爱过,接吻过,一起生活过,曾经一睁开眼就能看到的人,凌远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爱人。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大概是从他们分手开始的,他本以为分手只是短暂的分手,如果两个人仍然是相爱的,终究有一天会回到之前的生活,谁都不会离开。可实际上,现实情况失控了,越来越走向一个李熏然掌控不了的局面。他们从对方的世界里消失了。就像对方的世界里就从来没有过他们一样。

是不是真的从来没有出现过啊?

李熏然心想着。他觉得有些孤独了。如果是这样,那凌远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呢?他开始回想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,大概是几年前,他的生活里突然多了一个叫新城市附属第一医院的医院,像是凭空出现的,医院里有一位院长叫凌远,他英俊好看,年轻有为,青年才俊,两个人像是命中注定一样的,一见钟情般的相爱了。凌远大他十四岁,三十多岁,刚刚离婚,老房子着火般的宠爱李熏然。甜甜蜜蜜,做梦一样。李熏然熟悉第一医院的每一个人,每个人遇见他都会问他:“小李警官又来找凌院长啊?”

小李警官曾经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凌院长的办公室。时间越久他越发现,他现在连第一医院有时都会找不到了。这个世界上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个叫新城市附属第一医院的医院,里面也没有过一个叫凌远的男人。

李熏然想他了。

他不明白到底是如何变成这样的,他开始不能再随时找到他,他从他的世界消失了。属于他和凌远的世界像是被拆毁了一样在慢慢消失,他和凌远分别被困在自己的世界里,找不到对方,没人给他们构建联系。小李警官可怜兮兮,他想老凌带他回家。

他也想不起来当初当初他们到底为什么分手,可能是因为工作变动,也可能就是小吵了一架,李熏然想不起来,好像也没那么简单,似乎是很复杂的事情,但他确实一张凌远的照片也找不到了。连他身边的人也都不记得凌远这个人了,但他又分明记得,他好多次和简瑶去看电影是老凌接他回家的,他爱吃火锅,麻麻辣辣那种 老凌有胃病,所以每次都吃鸳鸯锅。李熏然不许凌远筷子越界,一点辣油都不许碰。还记得有一年过年两个人在家里做清洁,小李警官就瘫在沙发上眼睛随着凌远的身影从一边又到另一边。他记得那一天是个大晴天,阳光从窗子的玻璃照进来,刚好照到沙发这一边,暖暖的,让人想睡。

那是哪一天的事情啊。好的过了好久,又好像只是昨天。

后来的后来,李熏然还是找到凌远了,在一个叫LOFTER的APP上,有一个叫“凌李”的tag,他和凌远幸福的生活在那里面。



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有一个叫楼诚101的比赛
他和老凌在等在被打CALL!!!


【求本】故人长绝,故人长绝,故人长绝

虽然我不愿意在lof上求本但还是
请您出给我,求你了

请注意!!这不是通向幼儿园的车!!

那辆车还是不出站了…

【求购】star太太楼诚娃娃!!!价格请带私戳!!!万分感激눈_눈求出圈淡圈回血妹子看看我,求你们。

心里难过,我的殿堂榜

我错了,并做出了深刻的反省。
对不起各位。